fbpx
26.9 C
Hong Kong
Wednesday, April 24, 2024
HomeTechSDG 9產業創新與基礎建設

SDG 9產業創新與基礎建設

Related stories

從政府工作報告看產業發展

「政府工作報告」一向都是全國兩會的重要焦點,今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5周年,也是實現「十四五」規劃目標任務的關鍵一年。社會各界對國家定立的發展任務高度關注。作為科技業者,特別把產業發展與讀者一同討論。

邁向更綠色的未來: 香港如何學習臺灣 “即扔即付 “的成功經驗

多年來,香港一直致力於採用更可持續的廢物管理方法。該計畫原定於 4 月開始實施,但最近幾周在後勤細節方面遭到了批評和混亂,行政長官李家超要求環境和生態局加大工作力度,進一步解釋該計畫。

「垃圾徵費計劃」新措施,能否成為推動ESG的助力?

「都市固體廢物收費」(俗稱:垃圾徵費),政府宣布將計劃延至8月1日才正式實施。政策引起市民熱烈討論政策的實施和關注環保的議題。

布魯克菲爾德為氣候轉型基金籌集了100億美元

布魯克菲爾德資產管理公司今天宣布,該公司的第二個全球私募股權基金,布魯克菲爾德全球轉型基金II(BGTF II)在首輪籌資中成功募集了100億美元。

能否透過汽車訂閱來加速電動車的大規模普及?

德國科技新創公司FINN相信他們已經找到了令人信服的解決方案,鼓勵更多人接受電動車(EV)。 透過為期六至十八個月的訂閱服務,FINN為消費者提供了在永久轉向電動車之前試用EV的機會。 自2019年成立以來,FINN已經吸引了2.5萬名訂閱用戶,其中約40%選擇了電動車。
spot_imgspot_img

牛頓發現地心給力、瓦特發明蒸氣機和朱克百格創立Facebook,通通都是人類創新史中的重要時刻。他們的創新乍看是靠著天馬行空的靈光乍現,像倚天屠龍記的主角張無忌一樣、不消一注香的時間便可以練得絕世武功,但筆者更偏向於認為他們的創新源於有深厚的知識基礎,並通過有系統的思考才能取得佳績。

成功發展創新系統有賴於與個別技術路徑相對應的成功管理,技術完備等級量度表(Technology Readiness Level Scale,TRL Scale)之起源正正是藉由測量技術完備等級並據以提報,讓管理者掌握計畫在技術可應用性方面之進展,對於計畫後續投入重點及避免重複投入之預算決策提供參照依據。

從NASA而來的技術標準

美國太空總署(NASA)觀察到,研發、營運及規劃三組人在發展太空系統技術期間面臨溝通及協調的問題,並認為缺乏協調可能會對績效評估、優先排序及預算分配產生不良影響。

創新是需要有系統的管理,否則會浪費資源,NASA在七十年代發展相關指標,美國國防部則於2001年6月起使用該標準,並2002年4月5日,正式頒佈軍事採辦條例,將TRL法律化。TRL的應用也非常廣泛,主要是對任何一種成果的技術就緒水準進行九級定義,可以應用於所有成果,並進行自訂。

美國太空總署對技術完備各等級的定義如下:

TRL 1. 基本原理已被觀察到 

TRL 2. 技術概念/應用方式 

TRL 3. 關鍵技術分析和實驗/主要概念證明 

TRL 4. 在實驗室組合/驗證 

TRL 5. 在相關環境組合/驗證 

TRL 6. 在相關環境操作系統/子系統 

TRL 7. 在太空操作系統 

TRL 8. 系統實際完成並通過試驗 

TRL 9. 系統實際完成任務

由於生物科技股都位處在在TRL 1-3上游的基礎研究階段,投資金額巨大和研發時間長,風險相對較高,但一旦成功,成果便非常豐厚,這也是生物科技股表現參差的主要原因。TRL 4-6是中游的科技轉移階段,要求作臨床試驗或有設計原型(Prototype),和上游相比比較貼地,會吸引一些創投基金投入。TRL 7-9是下游的產品化階段,追求的是技術穩定和可複製性,基金較願意在此階段投入。

傳統基礎設施主要是公路、鐵路、橋樑、隧道、機場、港口、電網、供水等設施,「新型基礎設施」則包含5G網絡、物聯網、數據中心等數碼化設備,兩者分別前者是一個能看得見摸得到的東西,後者全是虛擬和數碼化。內地流行電子支付,常說笑指乞丐也用二維碼去討錢,今天在內地生活脫離不了手機。手機需要5G網絡去聯繫,西方陣營為可抗拒中國的5G網絡技術,完全是基於國家安全考慮,因為今天諸如汽車、無人機、手錶等大部分物件均可連結上網,亦即是說可以透過網絡發出指令控制這些物件,例如黑客在未取得攝像頭擁有者的同意之下,就可以擅自獲得鏡頭攝影的內容。按同樣道理,某人可以使用網絡去控制汽車和無人機,新的戰爭模式是指令所有汽車撞向政府機構或軍事設施,做成物理上的傷害,也可以癱瘓整個網絡,令電子商貿無法進行,今天已有三四成是線上購物,癱瘓網絡對經濟影響不淺,由於東西方意識形態不同,雙方各自用自身技術是無可厚非。

數據中心作為新基建

數碼經濟建基於數據,香港的數據儲存量由2011年2 Zettabytes升到今天的41 Zettabytes(1 ZB等如10億TB,即1後面21個0),增幅達20倍,預計2026年儲存量會達到181 ZetaBytes ,即每四年用量便會翻一番。

香港鬧數據中心荒,數據中心耗電量非常之高,大型數據中心的製房要求為50mVA,訂制的變壓器要4至6年才有貨。香港在新基建的策略遠遠落後於新加坡,但需求十分強勁,同時因為地緣政治的關係,西方國家不願意把數據放在內地,而香港是一個相對中立的地方,香港四大數據中心營運商中的EQUINIX和 Digital Realty是外國公司,客戶把數據放在那裡較有信心,SunEVision和萬國數據也令中國企業感到安全,每家營運商的EBIDTA都在40%以上,絕對是一門值得關注的行業。

邵志堯
邵志堯
博士、測量師,現職香港華業金控集團負責人員和兼任宏海控股集團(上市編號:8020),並為沛然環保(上市編號:8320)的高級顧問,在金融和房地產行業已有30年經驗,近年專注業務在綠色金融和減碳項目,為多家大學培訓綠色和雙碳的金融課程,更定期在報章、雜誌和媒體發表文章和視頻。

Subscribe

- Never miss a story with notifications

- Gain full access to our premium content

- Browse free from up to 5 devices at once

Latest st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