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們都說「三十而立」,Danny 卻在 30 歲時經歷人生最低潮,險些想不開做傻事。幸好那時的他還有點鬥志,人生有沒有希望還不知道,但反正沒甚麼可輸了,不如「盡地一鋪」。輾轉至今,他歷盡艱辛,堅守自己立下的誓。憑著一股不死的意志,創辦了「奔之食堂」。

說起自己多盤生意時,他侃侃而談,臉上帶有光彩。有時堅持很難,但比放棄簡單,行下去才知道是否柳暗花明。

五年前 Danny 未有電單車牌,卻好勝與人鬥車,結果發生嚴重意外,大量骨頭碎裂,他更患上抑鬱,開始孤立自己。Danny 一位叔叔勸他到台灣休養,讓 Danny 意外發現到台灣人的熱情。地道台灣菜雖不名貴,不過是一碗滷肉飯和一杯珍珠奶茶,卻滿載人情味。

死亡是掰開蛋殼般易,一條裂痕便分崩離析。我們有否曾在某些瞬間,修補過別人的傷痕,溫暖了垂死之人?Danny 永遠記得在叔叔家中食到的那一餐飯,當中的人情味正是一根救命稻草。

回到香港,他想將那種溫暖分享給香港人,又或是和他一樣,曾身陷囹圄的抑鬱症病人。「我想食客有個記憶,不只食完碗麵轉身就走,而是會記住在店內的快樂時光,記住自己曾經在舒適環境內大快朵頤,與身邊人說說笑笑。」

 

谷底翻身 分享歡聚快樂

 

Danny 自小豐衣足食,享受富裕的物質生活,心靈卻空洞。直至 30 歲家中破產,散盡千金方投身社會。做過搬運,做過 bellboy,後來加入建築界,為大型主題樂園設計遊戲設施,更為興趣開設訂造洋服店 IL SARTO。賽車受傷後患上抑鬱,谷底翻身後創辦奔之食堂。

Danny 西裝革履下是從胸口延伸至手臂的數個紋身,紋身意味着放下包袱和突破界線。「我做很多事,身邊人都話我一定唔得、實做不來,尤其我的父親,無論我做什麼他都覺得不好。」Danny 無奈道,「現在我會照顧自己感受,也夠膽堅持我的想法去做事,對得住自己。開餐廳就如在畫自己的畫,人生意義在於做一個有用的人,為大家帶來一點什麼。」

香港人喜歡炒賣投機,一秒幾廿萬上落,Danny 更愛腳踏實地,做不易賺大錢的生意,踏足餐飲業便是一例。「奔之食堂的宗旨是為大家帶來正宗台灣口味,分享快樂,以美味連結你我。讓食客歡聚一堂,享受面對面的體驗,便能留住食客的心。」

 

 

原汁原味 食材講究

 

要鑄造正宗台灣味,師傅是第一要素。決意開設奔之食堂後,Danny 親自到台灣面見每位師傅,邀請想法一致的師傅來港任主廚。師傅能夠在香港盡情發揮他的天賦,例如銅鑼灣店的菜式就滿載高雄嘉義味。「我不時親身到店舖試吃,測試菜餚有否走樣,亦會追看 IG 和 openrice 的食評,每週和大廚開會,討論如何做得更好。」Danny 笑說。

台灣主廚亦負責挑選每一項食材,由牛肉麵條,到不起眼的醬油蔥蒜。當中醬油尤其特別,採用台灣嘉義百年老店——東和製油工廠的製成品。「問台灣人,他們會說嘉義最好的醬油是東和醬油。我未必懂食但會盡力做,永遠對食物有要求。」

Danny更來回數趟台灣與東和老闆商討合作事宜,成功打動老闆於奔之食堂寄賣東和食品,以及合作推出手工麵條奔之拌麵,調配出奔之食堂獨有的味道。

除了奔之食堂,奔食堂集團旗下也有恆之茶居。恆之茶居於台灣台北及尖沙咀均有分店,主打港式點心和茶餐廳食物。Danny 希望分享香港美食予台灣朋友,促進兩地交流。

 

注滿心血 齊心做好餐廳

 

奔之食堂旨在為食客帶來美好用餐體驗,餐廳一磚一瓦皆由 Danny 精心設計,從選擇纖維牆顏色及牆上掛畫,至親手佈置小小盆栽,再到邀請龍小菌創作奔之食堂主題曲,隨處可見其心思。出餐處更放有奔之食堂的吉祥物——奔小熊,可以陪伴食客環遊世界。

比起以「經營生意」來形容奔之食堂的成立,Danny 認為更似是大家合作畫一幅畫,目標一致的人一起成就這件事。「我不是生意人,不懂得計算如何贏。我更似是畫家,只懂得堅持用心畫好幅畫。奔之食堂以人為本,從食物、服務、環境三方面來滿足食客,讓食客沈浸在味道、記憶和感覺當中。」

 

 

文:易琦 | 攝:Andy、Leo
製作:Insight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