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12.5 C
Hong Kong
Friday, March 1, 2024
HomeSME配音工作 賦予作品第二生命 

配音工作 賦予作品第二生命 

Related stories

邁向更綠色的未來: 香港如何學習臺灣 “即扔即付 “的成功經驗

多年來,香港一直致力於採用更可持續的廢物管理方法。該計畫原定於 4 月開始實施,但最近幾周在後勤細節方面遭到了批評和混亂,行政長官李家超要求環境和生態局加大工作力度,進一步解釋該計畫。

「垃圾徵費計劃」新措施,能否成為推動ESG的助力?

「都市固體廢物收費」(俗稱:垃圾徵費),政府宣布將計劃延至8月1日才正式實施。政策引起市民熱烈討論政策的實施和關注環保的議題。

布魯克菲爾德為氣候轉型基金籌集了100億美元

布魯克菲爾德資產管理公司今天宣布,該公司的第二個全球私募股權基金,布魯克菲爾德全球轉型基金II(BGTF II)在首輪籌資中成功募集了100億美元。

能否透過汽車訂閱來加速電動車的大規模普及?

德國科技新創公司FINN相信他們已經找到了令人信服的解決方案,鼓勵更多人接受電動車(EV)。 透過為期六至十八個月的訂閱服務,FINN為消費者提供了在永久轉向電動車之前試用EV的機會。 自2019年成立以來,FINN已經吸引了2.5萬名訂閱用戶,其中約40%選擇了電動車。

打造哈爾濱市創新引領之都建議

筆者作為哈爾濱市政協委員,最近就「打造哈爾濱市創新引領之都」提交了題案建議。根據世界知識産權的《2023年全球創新指數》哈爾濱市躍居全球科技集群百强榜由2019年87位上升至53位,全球經濟體中的熱點「科技集群」排名,位列25個城市(群)的第15位。
spot_imgspot_img

「請細心聆聽以下錄音內容,然後回答問題。」錄音室門正開,經過時聽到一道熟悉的聲音。受訪者資深配音員黃啟明Max說那是他的拍擋林司聰小姐,現正趕工為出版社錄製教材。雖然自知聲音總有其主人,但當眼前陌生的臉孔與學生時期經常聽到的聲音連結起來時,感覺卻很彆扭。看到筆者糾結的樣子,Max笑說︰「我的外甥女在考試聽到我的聲音時也是這樣一臉困惑。」

三十多年前,本來從事報社文字工作的Max經前輩介紹轉投配音行業,後來在工作間認識到林司聰Agnes。二人一拍即合,組織製作公司,而工作量亦逐漸向上攀升,二人於1999年決定開設錄音室,成立Dubbing House配音室國際製作有限公司(下稱「配音室」),提供配音﹑文字製作和後期製作等服務。除此之外,配音室還設恆常配音課程,向有興趣人士提供說話技巧訓練,藉此培訓人才。

當配音員之樂

配音員恍如擁有千個面具,時而是動畫中熱情如火的主角,時而是電視劇中奸猾的反派。「配音員的好玩之處就是可以代入不同角色,當被人讚賞『配得好聽』﹑『配得好似』的時候更有滿滿的感功感。」錄音室的牆上掛有日本動漫《海賊王》的海報,詢問後,發現原來Max就是《海賊王》中的「烏索普」。「烏索普這個角色瘋瘋顛顛,而我在日常生活都不會這般肆無忌憚,透過配音工作,我可以展示不一樣的自己。」《海賊王》陪伴了Max六年歲月,印象非常深刻。「還有一個配音宗教節目叫《權能時間》,我也配音了六年,見證節目中的蕭偉柏牧師由初就職到今天成為廣為人知﹑獨當一面的牧師。」

不少配音員聲音辨識度高,一聽其聲,腦海中就自然浮現出他曾聲演過的角色。究竟聲線獨特是否當配音員的先決條件?Max搖頭,他指當配音員不需要有一把特獨的聲音,太有特色的話反而容易加深角色在配音員身上的烙印,限制了工作機會。「配音員最要緊是咬字清晰,並且能捉緊角色的情緒語氣。」配音員工作量大,往往到工作當日才收到稿件,因此配音員必須即日消化好對白,並揣摩出角色語氣,這考驗起配音員的閱稿能力。「要成為配音員,都需要經兩三年時間浸淫,累積經驗。」

配音業的過去與未來

配音行業始於60年代,隨著港產片崛起,行業越發蓬勃,可是來到90年代,現場收音技術提升,行業前景開始不被看好,甚至被嘲為夕陽行業。然而Max卻從未這樣想過︰「以前就聽前輩說這一行『無得撈』,但三十年過去了,這一行還在呢!證明不是夕陽行業啦!」現今多媒體平台冒起,配音行業踏出了固有領域,不再限於戲院和電視台,業務版塊向外拓展。「配音工作比以往廣泛,更多元化,商品宣傳片﹑公司發佈會﹑電子有聲書和遊戲角色聲效等等都是新興的配音項目。」

社會在進步,行業在演化,科技發達降低了配音員的技巧要求。「以前配音時需要依賴配音員對口型,可是現在即使口型對不上,仍可以透過軟件調節,盡量令口型和聲音同步。」有得必有失,Max指現時客戶對製成品的要求亦相對地提高。「既然有軟件幫忙,客人就自然希望在細節上做到滴水不漏。」

配音業入行的主要途徑是加入電視台配音班或報讀坊間的配音培訓班。為培訓更多人才,配音室開辦配音班,由Max和Agnes輪流授班,分為入門班和實習班。入門班教授有興趣人士初步配音技巧知識,並且讓他們了解配音行業。實習班則為曾修讀配音班或相關演藝課程者提供進一步的配音技術指導。「並非所有報讀課程的人都想入行,有的從事主持工作﹑幼稚園教師,甚至是KOL,他們想藉配音班改善說話技巧。」除以上兩班外,配音室亦會在實習班中挑選幾名精英學生加入特設的操練班,免費上課四個月,為他們投身配音行業作準備。

配音不只配音 融入本地特色

現今教育水平上升,年輕一代的外語能力提高,以致社會對配音節目需求大幅度下降。「網絡發達,人們毋須等待電視台買下外國節目再轉播,可以直接在上網看『熟肉』或『生肉』。」「熟肉」和「生肉」皆是網絡用字,前者指配上字幕的外語劇集,後者則沒有。

儘管大眾對配音節目需求下降,但Max認為配音節目不會消失,只要不斷提升質素,配音節目在市場上仍能佔一席位,而這裏所指的質素是指本地化。「配音是一項在地化工程。在寫配音稿時,我們會用上本地用語,甚至是時興字詞,將本地元素融入作品,令整個節目更『貼地』。」Max笑說︰「所以看電影時不妨原版和配音版都看,會有不同感覺呢!」

Dubbing House配音室國際製作有限公司聯合創辦人﹑董事黃啟明Max Wong

Subscribe

- Never miss a story with notifications

- Gain full access to our premium content

- Browse free from up to 5 devices at once

Latest st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