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25.3 C
Hong Kong
Tuesday, March 5, 2024
HomeSME學陶藝︰一場自我對話的旅程

學陶藝︰一場自我對話的旅程

Related stories

邁向更綠色的未來: 香港如何學習臺灣 “即扔即付 “的成功經驗

多年來,香港一直致力於採用更可持續的廢物管理方法。該計畫原定於 4 月開始實施,但最近幾周在後勤細節方面遭到了批評和混亂,行政長官李家超要求環境和生態局加大工作力度,進一步解釋該計畫。

「垃圾徵費計劃」新措施,能否成為推動ESG的助力?

「都市固體廢物收費」(俗稱:垃圾徵費),政府宣布將計劃延至8月1日才正式實施。政策引起市民熱烈討論政策的實施和關注環保的議題。

布魯克菲爾德為氣候轉型基金籌集了100億美元

布魯克菲爾德資產管理公司今天宣布,該公司的第二個全球私募股權基金,布魯克菲爾德全球轉型基金II(BGTF II)在首輪籌資中成功募集了100億美元。

能否透過汽車訂閱來加速電動車的大規模普及?

德國科技新創公司FINN相信他們已經找到了令人信服的解決方案,鼓勵更多人接受電動車(EV)。 透過為期六至十八個月的訂閱服務,FINN為消費者提供了在永久轉向電動車之前試用EV的機會。 自2019年成立以來,FINN已經吸引了2.5萬名訂閱用戶,其中約40%選擇了電動車。

打造哈爾濱市創新引領之都建議

筆者作為哈爾濱市政協委員,最近就「打造哈爾濱市創新引領之都」提交了題案建議。根據世界知識産權的《2023年全球創新指數》哈爾濱市躍居全球科技集群百强榜由2019年87位上升至53位,全球經濟體中的熱點「科技集群」排名,位列25個城市(群)的第15位。
spot_imgspot_img

錦上路鐵路站附近有一處特色小鎮,鎮內店舖都是由貨櫃改裝而成,四周房子矮小,顯得小鎮格外恬靜迷人。曇露陶藝工作室置於此,恰到其分,滿有文藝氣息。甫走進工作室,身穿純黑色棉麻襯衫的工作室創辦人Lulu Lee向我們揮一揮手,沒有一絲拘束,亦沒有表現得過份熱情,給人一種平易近人的感覺。

隨和的性格令Lulu與陶瓷結緣,Lulu笑說︰「我在英國上大學時,本來是主攻珠寶設計,但在上選修課時,教授提議我轉讀陶藝,我當時心想『若日後覺得不合適就轉回來吧!』誰想到一讀就讀到畢業。」回到香港後,Lulu對陶藝熱情依然,同時發現新界區沒有陶藝工作室,於是就決定在元朗開設工作室。

由陶瓷牽引 尋情感出口

週末與友人或伴侶一同窩在不同類型的工作坊埋頭苦幹數小時,是近年港人困在城內的主要活動之一。「很多人看完《人鬼情未了》,覺得陶藝是一件十分浪漫有情調的事,就報名來學『整陶瓷』。」陶藝與羅曼蒂克牽上了手,就連工作室都變成栽種浪漫的地方,Lulu連說帶笑地說︰「很多學生都跟我借場地,打算在上課期間求婚,是因為覺得元朗環境清靜吧。」

人們將情感寄存在工作室,在製作陶瓷的過程中可以與自己對話,從而調整情緒和釋放壓力,是自我和解的過程。「遇過有學生在製作過程中,突然放聲嚎哭,整個人的情緒都崩潰,就連他的身邊人都未曾見過這樣子的他。我想在香港生活壓力真的很大。」

相對其他素材,陶瓷的優點是可塑性高,在未燒之前都可以隨意更改形狀。由陶藝延伸到生活,製作陶瓷的心態也是一種人生哲學。「未到最終一步,凡事都可以改變,陶瓷就是這樣一種充滿可能性的藝術品。」

曇露陶藝工作室創辦人Lulu Lee

簡約風格 設計屬於您的作品

四月的陽光溫柔和熙,穿過玻璃窗為工作桌上的陶製碗杯被上一褸金衣。不似百貨公司千篇一律的陶製品,桌上的碗杯不論是顏色配搭或形狀都充滿個人風格。「這些都是學生的作品,等待下堂課進行釉燒。」

曇露陶藝工作室以現代簡約風格為主,課程總共有七堂課,學習不同陶藝技巧,包括捲繞、手捏製作、拉坯、表面裝飾、倒模和上釉等,從無到有,創作出獨一無二的陶製品。「每堂課只限八名學生,希望他們能得到充分幫助;而如果學生想先體驗製陶的滋味,我們也會定期開設工作坊。」除了尋常的陶瓷課程,曇露陶藝工作室亦開設Colour Slip Workshop。有別於一般運用拉坯機的課堂,這個工作坊是以泥漿作為媒介,從而設計出色釉畫不到的圖案,猶如將雲彩傾倒在杯身。

細作源自耐心

陶瓷品有一種說不出口的沉實感,將一個陶瓷杯拿上手時,即使杯身微涼也會感受到一種溫潤,這種不顯於觸感的溫度迷倒不少人。雙手觸碰陶土,感受陶土的柔韌,製作過程是手作者與陶土的對話,期中注入了手作者的心思和情緒。「製作一個陶瓷品大概需要二至三天的時間,由搓泥﹑塑形﹑修坯到釉燒,每項程序都要細心處理。」

製陶是慢工出細貨的技活,講求的是耐性和靜心。行事看起來從容不迫的Lulu向筆者悄悄披露她是急性子的真相,她打趣地說︰「讀書時經常貪快,常常被教授叮囑要捺著性子。可能是一脈相承吧,現在我的口頭禪是『Be patient』 。」Lulu表示從她開班以來的觀察來看,耐性不足是香港學生的通病。「特別在修坯過程上,可能因為快要完成作品,不少學生都會心急,例如削去底部過多陶土,導致坯體出現瑕疵。」

學陶藝不只是學一門技藝,更是修心。心思與技巧結合,一個有靈魂的瓷器就誕生了。

Subscribe

- Never miss a story with notifications

- Gain full access to our premium content

- Browse free from up to 5 devices at once

Latest stories